当前位置:
湖南教育新闻网 > 先声 > 先声观察 > 详情

【聚焦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系列报道①】对县级教育局长“专业化”要求意味着什么?

2023-01-19 15:35:46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作者:湖南教育新闻网

编者按:日前,湖南省委省政府出台重磅文件《关于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这是党的二十大对教育作出新的重大部署之后,全国首个就提高义务教育质量发布的省级重磅文件,标志着湖南吹响了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集结号”。文件提出了20条重要举措,其中许多具有湖南特色,有很强的针对性。为深入宣传贯彻落实文件精神,本网特别策划了“聚焦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聚焦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系列报道①】

对县级教育局长“专业化”要求意味着什么?

湖南教育新闻网报道 记者 李薇薇

1月17日,湖南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进一步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选优配强教育部门领导干部,原则上县级教育局局长应具有教育专业背景或教育工作经历”。“教育专业背景”侧重于教育理论基础,而“教育工作经历”则关注教育教学实践。这是湖南从教育局长的任职资格上首次明确提出了“专业化”要求,内行人办教育。这无疑对长期以来“教育局长”任职的“出身”之争,给出了湖南回答。

教育局局长“出身”问题长期备受关注

2019年的两会期间,《中国教育报》发布了北京师范大学的一项调研结果,结果显示,全国26个省市的2898名教育局局长中,有相当一部分非教育领域出身,这引发了众人“围观”,由此展开了“外行能否当好教育局局长”的激烈讨论。

为何教育局局长“专业化”备受关注?

在不少专家看来,一方面,教育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领域,而专业知识储备上的欠缺,也绝非是在短时间内可以弥补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投入效果的显现具有长期性、隐匿性,其成果的体现也有滞后性,难以完全量化。“现在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约53万所,在校生2.91亿人,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占到了1.58亿,教师1000多万,规模很庞大,情况也很复杂。”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教授常思亮说。

另一方面,在区域教育中,教育局局长拥有充分的话语权和决策权,是决定当地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的关键少数,而教育局局长专业水平是支撑其履行其岗位职责的重要基础能力。

“因为不懂教育,教育局长就很有可能想当然地处理教育的问题,以他们擅长的方式来管理学校,来抓教育。”作为在教育领域深耕近40年的名校长程红兵,曾表达对“外行”当局长的担忧。

不少一线教师对此深有体会。“不是内行,管理起来,没有自己的管理方式和创新意识,就是传达上级文件精神。”益阳市人民路小学教师尹智慧感慨。

“上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还很难进入真正的教育人的角色,等到刚刚熟悉教育业务,三五年的任期又到了,期间,容易导致教育决策的盲目性和短视行为。”华容职业中专特级教师蒋冬文说。

推进教育局局长专业化建设势在必行

早在2007年,在《湖南省委省府关于建设教育强省的决定》中就已要求“选拔有教育工作经历、有较强教育管理工作能力的优秀干部担任教育行政部门主要负责人”。“这次省委省政府的文件的再次强调,说明没有教育专业背景或教育工作经历的干部配备到了县级教育局局长,已经对我省基础教育的发展与提升产生了不良影响,这一问题必须作为重要工作纠正。”曾获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担任过平江教育十年“当家人”的吴定辉认为,“此次文件再一次表明,县级教育局长还是得由内行的干部或懂行的干部担任。在当下省委省政府下决心推进义务教育质量进一步提高的关键时期,把具有教育专业背景或教育工作经历的优秀干部选拔到县级教育局长岗位,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

二十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强化现代化建设人才支撑”,教育在整个国家发展事业中具有基础性和战略性地位和作用。“这是湖南在践行二十大报告教育强国战略的一个重要举措。”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育学院教授李金国表示,湖南省对教育部门行政领导选优配强的部署安排,是应对当前高质量教育建设与深化教育改革的重要应对。

推进教育局局长专业化建设势在必行,而湖南并不是第一个推行的省。

早在2010年,山东就在全国第一个提出了地方教育局局长的专业化和任职资格问题,要求各县(市、区)在选拔新任教育局局长时要有相应的教育工作经历。

2015年,海南发布《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市县教育局长的选拔任用“一般应具有从事教育教学工作3年且具有教育管理岗位2年以上任职经历等条件”。

2021年,贵州在《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实施意见》中也提出,“县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和中小学校长原则上要具有中小学教育教学管理经历。”

越来越多的地区将“专业”设为县级教育局局长的任职门槛,“学生成长、教师成长、学校发展都有自身的规律,如果教育局局长没有教育背景,很难准确把握这些教育规律,继而做出科学的决策。”常思亮说。

湖南的这一表述提出后,很快引发共鸣,第一时间获得了省内许多一线教师的支持。

“这将带来湖南教育的新格局!”益阳市梓山湖学校教师唐晖说,“事非经历不知难,内行人管理业内人才能明事理、接地气,才能更好响应教育政策。”

娄底市杉山中学教师贺海平表示,教育工作是需要“热情”和“奉献”的,没有深刻的教育真体验,怎么会对教育有真感情?“只有教育内行出身,体验过教育工作的辛劳,才会‘说教育话,办教育事’。”贺海平说。

“有教育经历的教育局长,熟悉教育中存在的问题,了解教育各群体的需求,能够更好地从实际出发,有预见性地采取科学措施。”浏阳河中学教师周芳元说。在他看来,专业化的教育局长更会有真正实现“减负”的视角,让教师安心从教,让学生静心学习。

曾任江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长的唐孝任,将“专业”背景对工作的助力总结为“定力”。在他看来,教育中有一些认识误区,过于追求功利化的成绩,例如唯分数论、唯升学率论,而这样的认识在社会中还占有相当大的分量。“如果没有深厚的专业素养,就很容易被各种声音影响,甚至会对这样的声音妥协。”唐孝任说。

始于“专业化”,不能止于“专业化”

教育局局长的“专业化”要求只是一条任职门槛,要承担一方教育事业发展的重任,“教育局长”始于“专业化”,却不能止于“专业化”。

既然“原则上县级教育局局长应具有教育专业背景或教育工作经历”,就须设置合理的选人用人机制,为优秀的基层教育人才打通职业道路的上升空间和上升渠道。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随着机关、事业单位两种管理体制逐渐明晰化,学校的人才要进入教育局并不容易。“以前的大部分局长,都是从校长出来的。但是现在,校长是事业单位编制,教育局局长是行政编制,基层教育局长的选拔机制主要遵从组织部的干部遴选程序,事业单位编制和行政编制的流通在组织制度层面有一定困难。”常思亮分析。

以怀化市为例,记者从市教育局了解到,目前,县级教育局面向学校的选人用人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遴选教师到教育局跟班学习,在有空编的情况下,再研究正式调入;二是面向辖区学校公开招聘;三是直接调入资深校领导或教学能手。但即使进入教育局,也仍旧是事业编制。

“要通过‘调任’才能完成从事业编制到行政编制的转换。”怀化市教育局人事科工作人员杨艳告诉记者,近年来,怀化市教育局有9名人员按照程序,通过“调任”从事业编制转为行政编制,完成了“身份转换”,仅2022年就有2名。

至于县级教育局是否有“调任”?据记者从一些县教育局了解,相对比较少。“我任职期间,江华教育局内部,从事业编制转为行政编制的,只有一个。”唐孝任告诉记者,“通过公务员招考进来的,也有一些。”因为身份的障碍,很多教育管理人才无法上升到更高的平台。

怀化市教育局曾经收到过来自县级教育局的建议——特设分管教学业务工作副局长事业编制岗位,遴选具有高级以上(含正高级)职称的优秀校长或校级领导担任。这样既能充分确保“专业的事由专业的人来做”,又能继续保障高级或正高级职称专技人员的工资待遇。“这只是一个设想。”杨艳说。

“这条渠道需要打通。”常思亮说。但他表示,也要警惕“学而优则仕”与“为仕则学优”的思想加剧教育行政化现象。

2035年,中国要实现教育现代化。目前,我国教育已全面进入后普及化阶段,教育发展的主要矛盾已从如何“有学上”转向如何“上好学”,全面提高教育质量、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已成为中国教育的战略性任务。

“从体制机制到考试评价,从师资队伍建设到课程教学,从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到学校组织文化建设,从教育信息化到学校变革等等,教育部门领导将面临严峻的专业、素养、教育领导力等的巨大挑战。”李金国说。

专家认为,县级教育局作为最基本的教育行政单位,领导干部只有了解人的成长特点、熟悉人的发展规律、懂得教育的规律,才能在教育事业中始终把准“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宗旨,为教育强国、人才强国奠定坚实的基础。

热稿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