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锋人物
“牛性”杨华当
2021年03月11日 15:24
作者:宋清平 
来源:《高中生》

  记者 宋清平


WPS图片-修改尺寸.jpg

  同事称他“当当”“花花”,学生称他“老杨”“当哥”。他对这些不带褒贬,然而肯定各有意味的称呼一一笑纳,像他走进走出教室一样云淡风轻。他是课堂上的智者,这从学生对他的评价中可窥得一二;他是工作上的牛人,与他共过事的同事皆对他的勤奋与执着印象深刻。他身材瘦削,却精力无限;体积不大,然而教学教研的成果满满。想做一个对教育有点贡献的人,这就是他:湖南省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芙蓉教学名师、新宁一中语文老师杨华当。


  韧劲:像长了三个脑袋

  “与子偕教”微信公众号又更新了,时间为凌晨2:45。再看之前公众号的更新时间:3:02、5:15……让人忍不住想问这个公众号的作者——湖南省新宁县一中语文老师杨华当:您晚上难道不要睡觉吗?

  持有这个疑问的不止一个人,工作室的成员,同样是新宁县一中的语文老师林凤华也说:“早上醒来后,看到杨老师在名师工作室微信群里发的当天的工作安排,发送的时间显示为凌晨5点;清晨6点点开他的微信运动空间,会看到他当天已经步行近万步……”

  林凤华因此戏称他是“一头牛”,调侃他“长了三个脑袋”,要不然怎么会“每天依然腰板挺直,走起路来神采奕奕”呢?

  55岁的杨华当对他40岁以前的时光不太满意,认为有虚度的嫌疑。“那时候在乡下教学,一心想进城。进了城以后,又想回乡下。”他笑道,好像在诠释钱钟书的《围城》,却没发现,自己没变,一直是那个想突围的人。

  “乡里妹子进城来”是一首老歌的词,将它稍做修改,便成为杨华当2001年演绎的真实人生——“乡村教师进城来”。从节奏缓慢的乡村步入快节奏的城市,杨华当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重启学生时代对学业的拼搏精神,把教育教学理论书籍和报刊当成精神食粮,成为全国语文名师成长大讲堂、湖南省高中语文老师远程培训课堂等的常客,如饥似渴地了解新课改的前沿知识,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和业务能力,很快便在新宁县一中显露峥嵘——所教班级的语文成绩连年获得全县甚至全市第一名。2014年,他所教的毕业班有两人考了130分,打破当时的全县记录。

  他把担任语文教研组长一职称作“自己人生的转折点”。这样的转折不单单是职务上的调整,更是思想上的转变。“前几任教研组长都很出色,我用什么来与他们相提并论呢?”

  “批判性思维在课堂教学中的渗透”便于这时在杨华当的心里埋下种子。这是他结合多年以来的教学教改经验,推出的将新课标凝练学生核心素养的要求落到实处的举措。为此,他率先提出集体备课制度,定期召集全年级老师交流教学经验,研究教材,讨论教法,打磨课件,坚持写课后反思。他推广说课、听课、评课等制度,要求备课组每个学期至少上四堂公开课。教研组在他的带领下,数次获得全省和邵阳市的优秀教研组荣誉称号。

  2014年底,湖南省中小学优质空间课堂建设评比活动让杨华当一鸣惊人。当时,湖南省教育厅号召全省各市县学校设立优质空间课堂,并举行评比。全省共有1500个优质空间团队参评,教育厅筛选出150个合格团队,又在合格团队中以30%的比例遴选出优秀名单,杨华当申报的“新宁一中高中语文优质空间课堂”夺得第一名。

  同事林凤华尊称他为师父,因为他在团队合作中是“一头敢于开拓、无私奉献的牛”。

  “不管是指导教学,还是论文写作,他都是知无不言,还经常鼓励和指导我们去参加教学比武、论文评比。”林凤华说。

  在杨华当的鼓励下,林凤华和团队中三位女老师组成“四朵金花”小队,参加2017年湖南省在线集体备课大赛,获得一等奖;2019年,她和同事又在杨华当的鼓励下组成“玉女三剑客”小队,再次参加省在线集体备课大赛,又获得一等奖。林凤华的教学教研水平也在这些过程中不断精进,被评为正高级教师,还获得了特级教师的荣誉称号。

  有时候,林凤华会直呼杨华当为“当当”。

  说起“当当”怂恿她带头筹备湖南省教育厅举办的制作全省当代教师风采大赛宣传片一事,林凤华便觉得颈椎有些酸。因为教学任务繁重,林凤华并不想接这活儿。杨华当老师却不停地给她打鸡血:“去参加喽,对你个人的提升大有好处啊!去喽!”

  林凤华咬咬牙,接下了。她要用3分钟的短片呈现整个团队的教学特色。策划、拍摄、制作、剪辑,桩桩件件都要反复打磨。后来,这个名为“薪火相传绿杏坛”的短片不仅获了奖,还把林凤华打磨成一个懂视频制作流程的专家。

  “长进倒是长进了,就是差点累出了颈椎病。”她笑道。

  2020年初疫情期间,杨华当摇身一变成了女性。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当时杨华当带领林凤华等四人制作、录制线上课程,因为需频繁交流又不能见面,林凤华在他的要求下组建了一个在线交流群。她想到杨华当的名字中有一个“华”字,“华”即“花”,所以把群名定为“四个姑娘的群”,“花花”也成了他的新昵称。

  “对我的调侃,他一如既往地好脾气接受。”林凤华止不住地笑。

  于这样的氛围中成立的芙蓉教学名师杨华当工作室,在省、市、县教育行政部门,学校领导的倾力支持下,快速发展。杨华当的初衷是把它打造成一个集示范、引领、辐射为一体的先进教学教研基地。他不仅号召校内的语文老师参加,还吸收县内其他高中的语文老师,尽力给他们提供好的成长平台。在工作室的资金暂时没有到位的情况下,他垫资开展活动。教学教研,他身先士卒,工作到凌晨一两点是常态。《如何构建动态的语文课堂》《融本土文化于语文教学探讨》等50多篇发表于全国各大报刊上的教学和教研论文便是这样写出来的。

  走入他那由相连的两个房间组成的工作室,会看到里间有一张靠墙的沙发,上面搁着一床薄薄的棉被。摊开棉被就是床;掀开棉被坐到沙发对面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工作模式便开启。冬天,这床棉被又变成其他老师来访时,盖着火炉取暖的工具。

  工作室的外间则被一张长桌、七八张椅子和一张沙发塞得满满当当,这也是工作室三十余名成员讨论教学方法、提升教学教研能力的阵地,工作室的很多成员也在这里开启“快进”模式。

  年轻教师倪冬云对此深有感触。

  “来学校工作以后,我几乎听了杨老师一个学期的课。他的课充满激情,又幽默智慧,让作为新手的我从初入职时的迷茫,变得跃跃欲试。”倪冬云说。

  安化二中的老师来校交流,倪冬云被杨华当推荐去上公开课。她很害怕,担心出糗。杨华当给她打气,帮她打磨课件,结果皆大欢喜。

  疫情期间录制在线课程,倪冬云是“四姑娘”之一。应媒体邀请,她和杨华当老师一起面向全国11万多名师生开设公益课讲座,讲解“任务驱动型作文结构的三四五六技巧”,获得诸多好评;他们探讨并践行“以任务驱动推动网课,以探究分享落实任务”的教学新模式,其案例被邵阳市电教馆评为特等奖,又被推荐到全省参评。

  令倪冬云记忆深刻的敬佩时时有。

  2020年12月,倪冬云要赴深圳出席由《高中生》编辑部主办的高中名师工作室语文湘军联盟教学研讨会,并参加教学比武。她选了《归园田居》一课,临行前,和学生一起磨课。她要学生谈自己的梦想,打算由此导入陶渊明的梦想。课堂上,学生谈兴浓厚,话题却脱了缰,离目标越来越远。

  面对这种不可控的局面,她忧虑地求教杨华当。

  杨华当说:“你把学生的梦想限定在‘田园’范围内,问题就解决了。”

  倪冬云豁然开朗,教学比武也获得特等奖。

  诚如新宁县一中校长蒋礼斌所言:“杨华当名师工作室在引领年轻教师的发展上起到很大的作用……像倪冬云这样的新手老师,刚工作三年,在2020年高考当中,其所教的文科班和理科班的语文成绩均获得了年级第一名。”

  “师父。”倪冬云对杨华当的这声称呼发自肺腑。她汲取了杨华当课堂的诸多精髓,继承批判性思维教学法,不仅充分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与创造力,也让学生凝聚全副心神于课堂。

  2020年,杨华当又将这种教学理念纳入对新高考语文教材的研究与教学中,和工作室的成员一起编撰了《名师教案》(上下册),甫一问世,便被全国各地的老师订购一空。

WPS图片-修改尺寸(1).jpg

  耐性:为生搭建锻炼舞台

  学生梁丽等人把杨华当老师的语文课堂称作“我们的舞台”,每个同学都是这个舞台的主角,要面向全班几十位“观众”讲述自己对课文各个方面的理解。语文课的到来,于他们来说是一场期待。为了在这个舞台上发光,他们会在课前把自己担当的那个角色打磨光亮。

  要上《论语》一课了。杨华当已经事先布置了预习任务,要学生选出五六名代表组成一个“战斗小分队”——读、写、翻译、概括……每个队员承担一项任务,其他学生负责修正、补充或完善。“公西华”“冉有”“子路”“曾晳”一一上台来,“孔子”站在他们中间。杨华当夸奖大家选角的眼光不赖,饰演孔子一角的学生广额方颐,有几分圣容。大家一看,还真有一两分神似,便忍俊不禁。表演者的台词背得流利,表演也凸显个性。这一招同样暗藏杨华当的智慧——他曾为学生顺利过好背诵这一关摸过很多回后脑勺。除了组建课堂“战斗小分队”,他还以身作则,自己先把每篇课文装入脑袋。

  学生邓慧琳说起杨老师的这个“绝技”,声音便扬起来了:“那么长的课文,他一边绕着我们的座位走一圈,一边便背诵了出来,中气十足,余音绕梁。”

  五十几岁的“老杨”——很多学生这么称呼他——都背诵得如此流利,他们好意思不背诵吗?毕竟人家头发都快白了呢。

  学生怜悯他年纪大了,他也怜悯学生。

  “我的学生苦啊!每天五点多就起床,深夜才睡,本来可以长到一米八的,只长到一米七甚至一米六。天天埋头苦干,一双双漂亮的眼睛都近视了……”

  他像把矩尺,精准地把作业控制在合适的度上。每一份作业对接哪一种知识与能力的训练,他拿捏得颇有分寸,该做的不能少,过度的大胆删减。即便是布置作业这个“小动作”,他也做得颇有匠心。

  “课文下的最后一题,我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明明白白,末尾五个字怎么读?”

  “翻译与默写。”大家朗声念出,倏忽明白了老杨的用意,于是在一片笑声中接受了他的言传。

  每堂课都交织着观点的碰撞,但“老杨的每个异议都说得委婉和让人舒服”,所以每个人都敢在老杨的课堂上表达想法。

  “他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聆听着我们的每一个想法;又像一根风筝线,在我们的观点跑偏时,轻轻地把我们拽回来。”梁丽说。

  杨华当欣赏每一个爱质疑、敢挑战的学生。

  “很多学生对人与事物较敏感,点子多,问题多,常常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而且不会轻易满足于简单的答案……”

  为了让学生敢于提出问题,他培养思辨性浓厚的环境,还时不时地跟学生开点玩笑,创造轻松宽容的氛围,以激发他们的活力。

  “老杨”这个称谓也是轻松培植出来的副产品。

  在他的“纵容”下,闪光的问题层出不穷。

  讲《项脊轩志》时,学生问:“文中说‘项脊轩……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前辟四窗’。古代一丈约为现代的3.3米,单面墙长约3.3米,房子的前墙必须开挖一个供人进出宽约1米的门,那么,剩下的两米多要开挖四个窗户,可能吗?”

  他为学生的疑问竖大拇指,然后乖乖地跑去查资料。原来,江苏昆山一带比较闭塞的地方,方言中还有浊音尾,“四窗”也叫“四格窗”,是在墙面上开挖出来的方形或圆形的洞,中间用十字木条或砖块隔成四个空间。归有光是昆山人,他笔下的四窗,可能就是四格窗。

  “我们的阅读正经历从审证式到思辨式过渡的阶段……我希望我的学生是后者。”

  这个愿望正变成现实。学生在他的引导下,思维灵活,想象力与创造力皆有可喜表现。有不少学生的习作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刊发,在省级以上作文竞赛和论文比赛中获奖的学生也为数不少。

WPS图片-修改尺寸(2).jpg

  善良:用心耕耘的老黄牛

  曾就读于新宁县一中312班的杨鹃,父亲久病,全家生活困难。新学期开学时,她萌生了退学念头。杨华当一边劝阻她,一边自掏腰包,为她垫付了学费。暑假到来后,杨华当又四处帮她找合适的暑期工。后来考上大学,杨鹃考虑到家里的困窘,萌发放弃的念头,杨华当又掏出几千元资助她。现在的她身在深圳,早已是职场里的佼佼者。

  杨华当曾经的学生何焱现在是他的同事。这个见过杨华当壮年风采的生物老师,觉得杨华当是给了他温暖与美的人。

  “当年读书时,我寄宿在学校,杨老师深知我们艰苦,有好菜就会喊我们去吃。学校停电了,会用抽水机抽水。可能是机器陈旧,烧出来的开水口味不好,杨老师也会喊我们去他家喝水。”

  他记忆中的壮年杨华当身着西装、风度翩翩。“受杨老师影响,我那时也喜欢穿西装。”他笑道。

  他还记得杨老师在板书时,会不时地弄点花样。“比如把某一笔拖得特别长,再在这笔上写上其他字,就像现在的一些花式签名。”何焱笑道,“他经常用这种细节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调节课堂气氛。”

  他用“四度”——气度、深度、温度、风度,来评价杨华当。

  仍令学生们敬佩的“杨老师围着座位走一圈,便把一篇课文全部背下来”这件事,同样令何焱印象深刻。虽然后来做了老师,他明白了那不过是“教得多了,熟极而流”的举动。

  “他的古文功底极其深厚。一篇短文,他可以联系上下五千年,把家国情怀都融入其中,有时候真是讲得荡气回肠。”

  同样成为一名老师的阳沙戏称杨华当老师为“当哥”,她也有类似的记忆。

  “当哥讲苏轼的《水调歌头》,将其做成PPT,配上音乐,然后和着音乐歌唱。只需再持一把折扇,当哥就是那个集诗书气与侠士情于一身的苏轼了。那时我就想:天哪,原来语文这么美!从此以后,我便爱上了语文。”

  现在的阳沙是地理老师。作为班主任,她每天都会带领学生背诵古诗词,摘抄美文,练习书法。

  “做了老师以后,我才明白,要成为一名好老师有多么不易。你对专业不仅要精通,还要广识。班主任的工作事无巨细,每个学生都要照顾到……这些都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的事。有时候一天下来,真是筋疲力尽。当哥除了把本职工作干好,还会揽很多不属于他职责内的事。将心比心,这有多么难得。”

  正是因为体会到这其中的不易,所以阳沙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像当哥这样的人——“除了教学生知识,还能塑造学生的品质、德行、审美能力,用自己的善与美影响他人。”

  “牛性”杨华当,四季如春耕,孜孜即所求。


  本文刊于《高中生·高考》2021年5月《人物》栏目

the end
copyright 2010-2020 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801241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