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8258889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深度报道  » 乡村教师队伍如何“提质升级”
乡村教师队伍如何“提质升级”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8日 10:41 作者:吴秀娟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中西部乡村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计划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在安徽、河南、陕西、甘肃四省先行试点,旨在打造一批扎根乡村的基础教育领军人才。《通知》一经发布,在我省教育界引起热议。

  当前湖南的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存在哪些亟待突破的瓶颈?怎样让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真正做到有为有位?记者就这一话题进行了采访调查。

  

让乡村教师站在舞台中央

  “在中西部乡村学校设立一批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支持他们大胆探索,创新教育理念、教育模式和教学方法,形成教学特色和办学风格,鼓励他们成长为当地基础教育领军人才。”《通知》明确指出,要充分发挥他们的示范引领作用,带动当地乡村教师提升教育教学水平,进而提高中西部乡村教育质量。

  政策一出台,就得到了广大教师的拥护与“点赞”。在浏阳市浏阳河中学教师周芳元看来,近年来乡村学校的硬件建设可谓是“升级换代”,有了较大的改观,但师资问题依然制约着乡村教育的发展。如何提高“教育软实力”,让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安徽、河南、陕西、甘肃四省在中西部乡村学校设立一批中小学首席教师岗位,正切中了乡村学校师资发展的难点和痛点。

  据教育部相关数据显示,全国当前有乡村教师290多万人,占教师队伍总数的1/4。发展更加公平更有质量的教育,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不容忽视。近年来,国家通过特岗计划、推进师范生公费教育等途径向乡村地区输送高校毕业生,开展支教讲学工作,改善和提升乡村教师待遇,借助交流轮岗的方式促进城乡教师资源的均衡配置,统一中小学教师编制标准,助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提升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

  如何让乡村教师走到舞台正中央?双峰县甘棠镇中心学校校长贺红琼坦言,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乡村教师队伍不稳定,流动性大,这与其职业发展受限有关。学校在为教师提供优质生活环境的同时,更要给平台,给机会,提升乡村教师的综合素养。在甘棠镇,不少年轻的特岗教师经过历练,走上管理岗位,担任小学校长、中学校务会成员等职务。“有为,才有位。”贺红琼告诉记者,在学校管理团队中,有近一半是特岗出身或在职特岗教师,他们不仅收获了职业成就感,更是活跃在乡村教育领域的一支生力军。

  

 

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亟待破题

  “乡村教育是我国整体教育的‘短板’,乡村教师又是乡村教育的‘短板’,为补齐这块‘短板’,近年来我国采取了诸多措施,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如改革中小学教师职称和考核评价制度,将中小学教师到乡村学校、薄弱学校任教一年以上的经历,作为申报高级教师职称和特级教师的必要条件;在职称名额及竞聘条件上向基层乡村教师倾斜,增加中小学教师职称名额,简化教师职称竞聘的资格条件等。但是,让更多优秀教师扎根乡村,还是有待突破的难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

  新邵县陈家坊镇中心小学校长曾志权坦言,行走在乡村教育一线的这些年,他见证了乡村教师队伍稳步提升的喜人变化,但不可否认,乡村教师向城市流动的现象依然存在。

  针对当前乡村教师队伍的现状,桃江县桃花江小学校长黄丽君曾面向15所乡村学校的317位教师做了一次调研。就年龄构成而言,20岁到29岁的有31人,30岁到39岁的有73人,40岁到49岁的有121人,50岁到60岁的有92人。也就是说,40岁以上教师占比达67.19%,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乡村教师仍是乡村教育的“中坚力量”。

  “他们之中,大多对乡村教育有着一份淳朴的感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部分教师慢慢失去了最初的工作激情,难免有倦怠之意。”黄丽君认为,点燃乡村教师的从教热情,需要政府和社会多方发力。

  让尊师重教成为一种风尚,我省各地有着自己的行动——自2010年以来,株洲市人民政府设立马安健教育奖,表彰教育教学、管理工作中表现突出的个人,一次性颁发奖金2万元。常德市自2016年起设立“乡村红烛奖”,专门表彰长期扎根基层、坚守教育的乡村教师,成为众人点赞的“暖心之举”。一些公益组织也将目光聚焦乡村教育领域,“最美乡村教师”“乡村好校长”等评选活动让更多优秀乡村教育者从幕后走到台前,收获职业生涯的荣光。

  “当前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所遇到的瓶颈,既是教育内部因素使然,也与社会大环境息息相关。”怀化市溆浦县卢峰镇第三完全小学校长宋跃庆坦言,高校师范生培养力度如何加大、乡村教师如何足额配齐、乡村教师激励机制如何进一步强化、乡村教师婚恋难题如何解决等,这些不仅仅是教育一局一域的事情,同样需要多方联合发力。

  

激发专业成长内驱力

  没有一支专业化、高素质的教师队伍,乡村教育的发展只能是画饼充饥、纸上谈兵。当前教育教学改革已进入关键时期,激发乡村教师的专业成长内驱力是必须直面的课题。

  《通知》指出,要促进乡村教师的专业成长,将首席岗位教师纳入县级中小学骨干教师培养规划,优先安排参加各级骨干教师提升培训,并将其作为各级名师的重点培养对象。可见,助力乡村教师专业成长是涵养乡村教育土壤的重要举措。

  “在一些山区教学点,通常是一个教师包班教学,何谈教学研究,何谈专业成长?”衡山县教育局师训股股长周凯明深知,教学研究是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的短板。许多教师苦于没有个性化研究的指导性方法,在校本教研工作中急功近利,“盲研低效”现象相对严重。

  面对乡村教育师资结构老龄化、专业知识不够、教学水平低下的现实境遇,衡山县以校本教研为载体,从提升农村中小学教师业务能力出发,开启县域性校本教研的探索之路。

  从“孤军作战”到“抱团取暖”,衡山县教育局整合县域教育科研资源,变学校各自为阵为以片为单位,跨乡镇联合,将各学校骨干教师联合起来,由县教育局教研室牵头,组织全县骨干教师对各校教师定期进行集中研讨,并组织优秀教师送教下乡。如此一来,形成“学校教研组——片区中心教研组——县教研室”三级教研网络,构建学习成长共同体。眼下,“大校本教研”理念逐渐渗透到基层学校。

  激发乡村教师专业成长内驱力,在行政行为之外,许多扎根乡村教育一线的教师也开启了自己的“民间计划”。作为省中小学“教育家孵化”高端研修班的一名学员,宋跃庆将自己比作一颗种子,思考如何让自身所学惠及更多乡村教师,让专业成长内化为一种自觉。从影响身边人做起,通过项目引领、团队协作、送教下乡、课例研讨等方式,打造学习共同体,为教师营造一座精神文化的家园。在宋跃庆看来,在改善乡村教师薪资待遇、生活环境的同时,要让更多乡村骨干教师在专业成长上起到示范、引领作用,成为点燃乡村教育的那颗火种。

点击阅读 吴秀娟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吴秀娟]
大家都喜欢看
新田门楼下学校:瑶绣文化进校园 传承非遗技艺

6月12日,在新田县门楼下学校的民族刺绣课

【最美毕业照】青春年少时的记忆

【盘点】那些从名校退学的名人

2018年长沙市中考成绩揭晓 6A人数2725人

据统计,全市初中毕业生学业成绩一次性合格率达到95.07%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