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8258889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深度报道  » 减负,请从教师开始
减负,请从教师开始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1日 14:11 作者:吴秀娟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学生减负,今天我要强调,教师也需要减负。”近日,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长陈宝生如是说。

  为什么教师会身陷各种教育教学之外的重负之中?“减负”之于教师意义何在?怎样将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

  

“连轴转”成教师工作常态

  “忙了一整天,看似做了很多,但真正跟教学相关的却不多。”“太多的表格要填,太多的检查要迎接,太多的材料要写,教学竟成‘副业’。”……谈及教师减负这一话题,许多教师禁不住开启吐槽模式。

  整日奔波忙碌却收效甚微,教师的时间究竟去了哪儿?2017年,新教育研究院院长李镇西发布《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占用教师工作时间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学。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则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其中,上级安排的各项达标验收、检查评比、会议培训、安全管理等事务,层层施压加诸于一线教师身上。

  “分管安全的说安全不保,何来质量?要检查。分管扶贫的说扶贫是当下最大的政治任务,要检查。分管创文创卫的说,双创主阵地在教育,要检查……”益阳市安化县教体局工作人员陶金生深知基层教师肩头的重负。此外,国防、法制、卫生、安全“进校园”,哪一个离得开一线教师?长此以往,眉毛胡子一把抓,教育教学这门“主业”反倒成了“副业”。

  在迎接例行检查、参加各项评比之外,一些教师还需要在校内身兼数职,身处“连轴转”的超负荷工作状态。

  “我所在的学校是一所乡村小学,130多个学生,全校共7名教师,其中有4名是代课教师,我便是其中之一。由于教育教学任务重,学校每一名教师都要承担很多的工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乡村代课教师说。她不仅承担了六年级除数学之外所有学科的教学工作,还身兼班主任、教导主任、少先队辅导员多个职务。此外,学校大部分文字资料也由她负责。“一个学期下来,我们准备的文字资料大概有15厘米厚。其实,我也想把更多的时间用于提高自己的课堂质量,可太多杂事在身,实在是力不从心。”

 

 

教师重负从何而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方华坦言,协助协调之负、检查评比之负、晋升晋职之负、职责岗位不匹配之负等都是教师不堪承受之重。就检查评比而言,当前学校所面对的各种检查评比,大多是“一事多查”,过于重视“留痕”,并将其视为评价工作绩效的重要方式。但是,目前的检查评比大部分是“多头”管理,导致教师疲于应付,不知“亲爹亲妈”是谁,让教师分不清责任与工作的主次。

  在广东省中山市桂山中学教师钟洪尧看来,这些任务大多来自政府相关部门。据不完全统计,一所学校每年要接收来自上级部门的工作邮件约3000封,基本上每项工作都要求专人负责、限时呈报。事实上,向学校布置任务的部门数不胜数,而学校落实工作的处室人员不过寥寥几人,大量的文案材料只能被分解或摊派到一线教师手中。然而,大部分基层教师没有教育行政管理经验,只能疲于应付,难免会有“业余时间忙教学”的抱怨之声。

  “学校内部也不是与世无争的‘桃花源’,教师身陷各类评比之中。”钟洪尧说,以职称评审来说,自实行“评聘合一”的政策后,每个学校的各级岗位名额极其有限。事实上,能参加职称评聘的教师早已在校内进行过一轮残酷的筛选。为了在职称评聘时有分量更重、艺压群雄的“筹码”,许多教师对各种评比、竞赛趋之若鹜,对每一份荣誉、每一张证书都据理力争,这在无形之中也增加了教师的负担。

  “当前一些地方在教师晋升晋职过程中,走向‘务虚’式比拼、‘衙门’式配置、‘非实践’式评价。职称评定采用的信息,并非来自教育教学的实践与成效,如此一来,可能引导教师偏离主业,引导教师脱离教学实践和教学一线,去做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成果’。这也是教师负担过重的来源之一。”方华说。

 

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

  “教师减负是为了增效。”在泸溪县教育体育局工作人员田儒平的理解中,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教育系统不仅要及时删繁就简、有效沟通,还必须勇敢地向份外之责说“不”,将教师减负工作做实做稳。只有革除积弊,修订考核与评价的方式,减少名目繁多的检查、验收和评比,才能给学校松绑。

  “建立教育以外各项检查‘进校园’的准入制度刻不容缓。”陶金生呼吁规范各种“进校园”“进课堂”行为。“县级层面不妨设立教育工作领导小组,严格审核程序,减少无关教育教学宏旨的各类‘进校园’活动,对影响正常教学秩序的活动坚决说不。”

  “为教师减负,最关键的是要改变现有的教师管理评价体系,让教师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现在的问题主要是行政权过多地剥夺了教师的自主权,让教学工作本末倒置,反倒成了一门“副业”。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学校工作的职能和范围不断扩大,在学校编制没有如期增加的情况下,就意味着分摊到每个人的工作量也随之增多。对此,常德市石门县三圣乡河口学校教师刘斌建议,核定每一所学校的教职工编制,以县为单位,保证每一所学校的教师编制合规合理,基本平衡。这既促进了教育均衡,又能体现教育公平。与此同时,也减轻了编制相对少的学校一线教师的工作量。

  “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让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陈宝生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表示,今年要把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要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

  在浏阳市沿溪完小教师王辉庆看来,教师减负要他救与自救相结合。所谓他救,即教育主管部门主动作为,为教师创造一个回到书桌、专注于课堂的工作氛围,让学校安安静静地办教育,让教师安安静静地教书育人。从自救的角度出发,则首先要求教师在面对繁杂事务之时调整好心态。毕竟教师减负不可能一蹴而就,面对当前依然存在的教育附加任务,我们不要被负面情绪所左右,不妨选择一些适当的策略来应对。例如,注意资料收集、适当整合、提前预设等等,以减少面对突击任务时的手忙脚乱。

点击阅读 吴秀娟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吴秀娟]
大家都喜欢看
【现场直播】湖南省高考综合改革新闻发布会(官方权威解读同步推出)

新田:如何当好班主任 这里有秘诀

班主任技能大赛复赛 展立德树人经验

新田县幼儿园:班级主题环创竞赛 师生共建美校园

4月17日,新田县幼儿园开展了班级主题环创评比活动。

平江城北学校:“世界读书日”共读一本书

4月23日是第24个“世界读书日”,平江县城北学校根据专业人士推荐的书单,装备了55套图书。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