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8258889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深度报道  » 向“五毛食品”说“不”
向“五毛食品”说“不”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8日 16:14 作者:刘祎霞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开展校园及周边“五毛食品”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加强对“五毛食品”的监管,坚决取缔无证生产的黑窝点、黑作坊。“五毛食品”为何备受学生青睐?怎样对其进行综合整治?关于“五毛食品”的话题引起大家的热议。

 

 “五毛食品”泛滥校园

  豆制品、肉制品、水产制品、膨化食品、糖果、饮料……这些单价在“五毛”左右的小食品,被称为“五毛食品”。下午放学时分,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或流动摊点前,时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学生来不及查看食品包装的相关信息,就撕开油腻的包装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还大呼“好吃”“过瘾”。记者在省内各中小学调查时发现,“五毛食品”仍是学生喜欢购买的零食。

  据中国人民大学一项有关儿童营养和食品安全的研究显示,农村学校周边出售的零食中,生产厂家地址、电话等信息虚假比例高达30%。

  2015年至2017年,全国有15个省份共计131家辣条生产企业的195批次辣条上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黑名单”。在通报的180起食品安全问题中,食品添加剂不合格是主要原因,其中菌落总数超标占68起,甜蜜素超标占30起。“少年儿童食用这些食品,会危害身体健康,使消化系统、呼吸系统甚至神经系统受损,这种伤害甚至可能伴随一生。”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说。

  “五毛食品”带来了不少惨痛教训。1月31日,湖南一名15岁少年食用15包辣条,医院诊断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该少年被转入ICU后经14个小时抢救仍未清醒。如何整治“五毛食品”,保障学生“舌尖上的安全”?其实,对于“五毛食品”的整治从未停止,但它仍“盘踞”在各校园周边的商店里。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治标不治本,没有从市场的源头进行根治。

  4月中旬,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知,要从源头上根治“五毛食品”。要求食品生产和经营活动必须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不得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严禁使用非食用物质进行生产加工。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严厉查处生产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等违法行为,坚决取缔无证生产“五毛食品”的黑窝点、黑作坊。涉嫌犯罪的,要及时移送公安机关,并会同公安机关追查涉案产品销售流向,捣毁生产源头,切断非法生产经营食品的利益链条。

  

“五毛食品”缘何久禁不止

  家住长沙市岳麓区的唐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正上小学三年级,有时候找自己要几块钱买零食,她通常也不会拒绝。至于孩子到底买了什么,往往不会多加过问。

  值得一提的是,农村地区是“五毛食品”的重灾区。“学校的学生大多是留守儿童,孩子由爷爷奶奶隔代抚养,只要孩子想吃的东西,老人一般都会默许,这就无形之中助长了‘五毛食品’的‘气焰’。”安乡县唐家铺中学校长宋铁梁说。

  新田县教育局阳光服务中心主任刘贵雄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父母的教育观发生了变化,对孩子的物质要求不再像过去那样严格管控,孩子手上的零花钱越来越多。他们年龄尚小,辨别能力不强,很难摆脱来源不明食品的诱惑。

  “‘五毛食品’辣辣的、很香、很脆’,有时外形也很可爱。许多学生并不知道它违规添加了食品添加剂,于是大量购买食用。”益阳市赫山区教育局工会副主席曹灿辉说。

  “学生们购买‘五毛食品’,也是受制于消费能力。一般情况下,家长不会给小孩子大量现金,而是给一块、两块钱居多。学生的购买力有限,只能购买五毛一包的便宜零食。”株洲市晨荷小学教师吴纶晟说。

  “孩子正处于长身体的关键时期,课间容易感到饥饿,不自觉就会购买‘五毛食品’充饥。”祁阳市大众完小教师王海洋说。

  “如果孩子没有拒绝‘五毛食品’的意识,想从商家着手禁止出售‘五毛食品’也并非易事。‘五毛食品’面对的是庞大的学生群体,利润可观,现有法律法规条例不足以让商家放弃出售‘五毛食品’。‘五毛食品’之所以顽强存在,源于教育、禁令、监管等仍停留在治标层面。”衡阳市石鼓区角山中学教师刘和平说。

  汉寿县太子庙中学教师高红广认为,校门外的一些流动摊点最让家长和老师感到无奈。这些摊点向学生售卖“五毛食品”,不仅卫生状况令人担忧,而且流动性大,经常“打游击战”,监管难度大。

  

多方合力整治“五毛食品”

  “此次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通知,既重视治标,更突出治本,明确表示要坚决取缔制造生产‘五毛食品’的黑窝点、黑作坊。”刘和平认为,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要对“五毛食品”追根溯源,广泛动员人民群众对身边的黑窝点、黑作坊进行举报;应配套建立属地责任制,对于属地出现黑窝点、黑作坊的进行严肃问责,让“五毛食品”失去保护伞。

  “‘五毛食品’的泛滥是中国食品安全现状令人担忧的一个缩影。要想杜绝校园‘五毛食品’的出现,就必须扭转整个食品行业的不正之风,需立重法、峻法,让食品制假、造假者付出惨重代价,让食品生产者不敢犯、不能犯。”邵阳县白仓镇中学教师李新晟认为。

  在时评人范军看来,拒绝“五毛食品”,不能仅仅寄望于政府部门,还可通过凝聚家校教育合力,对学生进行科普,共筑“防洪堤”。学校是家校合力的发动者,理应承担更多的责任。例如,学校可选取典型事例,通过印发宣传册、组织家长会、编写板报、举行主题班会、专题讲座等灵活多样的形式,对家长和学生进行食品安全知识科普。

  “培养学生杜绝‘五毛食品’的正气,要从树立健康的饮食观开始。”浏阳市沿溪镇沿溪完小教师王辉庆说,“课程是学校实施教育的主要途径,学校要充分利用《科学》《思想品德》等课程,让学生懂得什么是‘三无产品’,什么是合理膳食。”

  “宣传部门也可通过网络、报纸、电视、广播等渠道广泛普及食品安全知识,组织义工开展‘食品安全进校园、进社区’宣传活动,发放食品安全宣传册等资料,对学生及家长开展宣传教育,普及食品安全知识。”安乡县教育局工作人员程万里说。

  “只有趁早建立儿童食品标准,加快儿童食品研发,引导和鼓励食品企业研发生产更多适合儿童食用的安全、营养食品,才能真正替代‘五毛食品’。”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廖海金表示。

  5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征求《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调味面制品》等4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征求意见稿)意见函,在食品添加剂、细菌数量等方面做了规定,“五毛食品”从此有了“国家标准”,制作生产过程有望更趋规范安全。

点击阅读 刘祎霞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吴秀娟]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