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8258889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深度报道  » 未成年人“巨额打赏”何时休
未成年人“巨额打赏”何时休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7日 11:36 作者:刘祎霞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近日,张先生发现12岁的女儿在三天内花费10万元打赏某网络平台主播,他随即将该直播平台管理方诉至法院,要求返还“打赏”钱款。近年来,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小学生也加入到网络打赏的队伍中,甚至成为重金打赏的“主力军”。没有经济来源的未成年人为何成了打赏网络主播的主力军?如何管住未成年人伸向网络打赏的手?关于未成年人“巨额打赏”网络主播的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和思考。

  未成年人“巨额打赏”事件频发

  从2016年开始,网络直播这一新兴事物已逐渐成为当下最热门的互联网产品之一。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日前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娱乐类应用用户规模保持高速增长,其中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22亿人,占网民数量的54.7%。作为当红网络直播平台,“花椒直播”2017年用户突破2亿人,打赏流水超50亿元。

  伴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未成年人偷偷打赏心仪主播的新闻屡见不鲜。据谷雨实验调查显示,每10个直播用户里,就有1个是青少年。29起相关事件中,有一半以上掷重金打赏者是未成年人。例如,徐州16岁少年超超(化名)连续三个月偷了母亲40万元在“熊猫直播”中打赏主播;汨罗市14岁的小云(化名)将父亲的6000多元打赏给了喜欢的主播;河北沧州朱女士11岁的女儿为看主播做彩泥,春节期间在快手平台打赏113次,共计9万元。

  “巨额打赏”之后,往往面临着“赏金”追回的问题。为了追回“赏金”,家长不得不与平台方对簿公堂。“根据《民法总则》第十九条规定,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巨款打赏行为,属于无效民事行为,平台负有全部返还打赏金的义务。8周岁以上未成年人的巨款打赏行为,则属于效力待定的民事行为,除非家长同意或追认,都是无效的民事行为,平台也负有全部返还打赏金的义务。”中国法学会会员龙继辉指出。

  “虽有相关法律条文支持,但关键在于家长必须要证明这笔钱是孩子花出去的,而要证明这一点,还真有一定难度,否则,官司走向并不好说,更何况,就算举证成功,也将耗费大量时间成本。”清华大学品牌战略专家赵欧仁说。

  为何收不住“巨额打赏”的手

  “巨额打赏折射出孩子空虚的精神世界。”时评人童其君认为,很多孩子愿意送出成百上千甚至动辄几十万元的打赏费用,正是为了获得主播“么么哒、你好帅、超级土豪”的夸赞,而这或许正是孩子在现实生活中所缺失的。

  “生意忙,没有时间陪孩子,觉得内心愧疚,从不限制孩子花钱。”“作为一名职场二胎妈妈,我常常分身乏术,有时候就把手机丢给孩子玩。”“平时跟孩子交流很少,最多问一问学习成绩。”记者在浏览一些“巨额打赏”的案例时看到了家庭教育的缺失。

  超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旦掉进“打赏”的“旋涡”,自己就停不下来。虽然很害怕,但如果不刷礼物主播就会对他很冷淡,所以他只好不停地刷。为此,超超在“熊猫直播”中破了一次性打赏金额的最高纪录——1.7万元。

  “巨款打赏网络主播,不能全怪小孩。”在龙继辉看来,“巨款打赏”的主要过错在于家长对账户管理形同虚设。”这其中,也涉及父母对孩子金钱教育的缺失。正如新闻报道中的张先生所言,“十几岁的孩子,你放十万元现金在她面前,她还有直观的感受,在手机上就只是个数字。”

  《穷爸爸富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说:“如果你不能教孩子金钱的知识,那么将来就有其他人取代你,比如债主、警方、甚至是骗子。让这些人来替你对孩子进行财商教育,恐怕你跟你的孩子就会付出更大的代价。”正是财商教育的缺失,让直播主播更容易将索取的手伸向未成年人。

  “实名制管理不严,给了未成年人大手大脚花钱的‘绿色通道’,故网络平台也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此外,网络主播职业道德沦陷,见钱眼开,不分对象、不择手段地‘求打赏’,是直接的‘导火线’。”龙继辉补充道。

  未成年人“巨额打赏”可休矣

  在主管部门的要求和推动之下,一些网络平台如游戏平台加强了对未成年人的引导和规范。2017年2月,腾讯推出了“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家长提供手机号码、孩子游戏账号、密码和孩子身份证信息,即可关联孩子的账号。但是,网络直播平台仍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裴小星认为,“直播平台应对未成年人消费建立风险防范机制。如利用用户画像、大数据等技术对直播用户的使用行为、观看内容等进行分析,筛选出符合未成年人特质的用户,并对这类用户的消费行为进行规范,防止未成年人冲动消费所引发的问题。”

  “巨额打赏主播,当设立‘反悔权’。”时评人李云勇认为,正如网购有7天无理由退货,网络直播打赏也要像网购一样,设立类似6个月之内无条件“反悔权”。另外,巨额打赏主播,应设立严格监管措施。若网络平台不遵守“反悔权”和延迟到账制度,不设立“高门槛”,监管部门可以无条件封杀和关停相关网站和平台。

  再完善的网络监管,也不可能将孩子屏蔽在网络直播之外。童其君认为,最重要的是营造文明、温馨的家庭氛围,父母要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

  临澧县第三中学教师吴泽涛认为,防止未成年人陷入“重金打赏”,要注重和孩子的交流,孩子需要的不仅是物质保障,更是心灵上的沟通,要在良好的亲子交流中,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对于未成年人的金钱管理,家长应尽到自己的监护职责。”吴泽涛提出,未成年人还没有形成正确的消费观念,家长尽量不要给孩子掌控大额钱财、银行卡密码、微信支付密码等。

  “家校沟通的堵塞,家庭教育的缺失,让很多青少年的心理压力得不到疏导,他们在自我封闭中变得越来越缺乏自信,往往容易在虚拟空间去寻找存在感。这就要求教师从学生的视角出发,营造和谐的师生关系,让学生有话敢和你说,有事能和你聊,有困难想要你帮,把家长监管不到位的一些短板补齐。”湘西州龙山县教育和体育局工作人员向碧波表示,未成年人网络安全意识较弱,缺乏正确的辨别能力,学校有责任为学生补上这一课,例如在国旗下讲话、班队活动中有针对性地让他们学习网络消费、安全上网等知识。

点击阅读 刘祎霞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吴秀娟]
大家都喜欢看
湖南教育新闻网投稿通道全面整合到橘子洲论坛啦!

只要你玩过论坛,就会发稿!现在,发稿通道与橘子洲论坛全面整合。

陈文静:我们向胡进文老师学什么

学习胡进文,就要学习他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

殷建光:学习胡进文老师,把生命写进“我爱教书”

做老师,就要有劲的把生命写进“我爱教书”。

13岁“小学霸”国际创新发明展摘金夺银 李雨轩:生活是创新最好的来源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