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街谈巷议  » 肖玮:没有“药神”,只有制度兜底
肖玮:没有“药神”,只有制度兜底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09:10 作者:肖玮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爆款电影《我不是药神》正在热映,观众几乎“零差评”,并在豆瓣中取得高达9.0的评分。病人的求生意志、药贩子的道德抉择、医药公司的商业追求,种种矛盾都在这部现实主义题材中表现的淋漓尽致。(7月8日中新网)

  一部现实主义电影,恍惚间拿到了10多年前《无间道》的高分,甚至引得韩寒还专门写了篇溢美之词的影评——万人空巷、影院爆棚,很多人在感怀与喟叹之间,不仅看到了国产电影的济世情怀,更固化了看病贵的板子“就该打在药企身上”的惯性思维。

  人生远比戏剧精彩。“药侠”陆勇代购治疗白血病靶向药“格列卫”的故事,可能比大银幕上的嬉笑怒骂更为动魄惊心。至于电影鸡贼地撩拨起大众的同情心,在于生逢其时的当下,很多人早就愤然于穷人患病却买不起药、通过其他渠道购买药物又被走私或侵权的帽子扣上,殊途同归地最后只能傻等死亡的现实。有个最基本的道理,应该在影片上映之前黑体加粗提示:医疗保障是公共责任,药企逐利是商业天性。

  天价药的“天价”外衣固然叫人意难平,但是,“天价”就活该被原罪吗?市场经济这么多年,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医药圈有一个广泛认同的说法,“靶向药之所以昂贵,那是因为你能买到的已经是第二颗药了,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统计数据显示,一款新药需投入20亿至30亿美元的研发成本。事实上,近年来,研发费用在药企成本支出中的比例仍在持续上涨。说个离我们近点的例子:青蒿素的发现到证明用了47年的时间,经历了190多次的失败,困难程度不亚于万里长征。如果不尊重药品专利、认为压低药品价格,药企丢失了赚取足够利润的空间,试问谁还愿意去为新药做毕生的研发与探索?

  有两个常识,我觉得有必要在戏剧冲突之外重申:一则,在核心技术当道的今天,尊重药品研发的天价成本,这是基本理性。药物研发,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创新的智慧过程。从合成药物的流程绘制、新药结构的化学研究,再到成品的验证,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二则,药品价格不是随意决定的,既要考虑消费者的平均承受能力,还得兼顾药企盈利和再生产能力。正因如此,美国90%的新药都申请延长专利保护期,34%的药物专利保护期得以延长3年以上。至于代购行为,究竟是情怀还是暴利,恐怕“药侠”陆勇自己也回答不好这个纠结的问题。

  药企不是普度众生的上帝,也不是大恶不赦的坏蛋。只要医保救济到位、制度设计在岗,患者与药价之间的博弈,就不存在理论上的厚此薄彼。保护原研药合理利润、提升自我研发能力,梳理药品流通体系、打击药价寄生环节,公益兜底、公道为先,药价贵一点还是便宜一些,就不至于总是成为口水议题。

点击阅读 肖玮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吴秀娟]
大家都喜欢看
湖南教育新闻网投稿通道全面整合到橘子洲论坛啦!

只要你玩过论坛,就会发稿!现在,发稿通道与橘子洲论坛全面整合。

【盘点】那些从名校退学的名人

永州:把教育优先放在民生优先首位

计划今明两年投入100亿元建设学位23.57万个。

长沙1500万元助贫困学子上大学 每人最高可获5000元资助

长沙市2018年度特困家庭子女高等教育助学工作将拉开帷幕。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