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街谈巷议  » 叶祝颐:谁喂肥了扶贫领域的“蝇贪”?
叶祝颐:谁喂肥了扶贫领域的“蝇贪”?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3日 10:48 作者:叶祝颐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虚报冒领、套取挪用危房改造和产业扶贫补助……湖南邵阳市日前将查处的5起扶贫领域典型案件进行了通报,多名“蝇贪”被追责。(5月2日新华网)

  一方面,困难群众嗷嗷待哺,另一方面本该属于贫困农民的危房改造、产业扶贫补助被虚报冒领,套取挪用,纪检部门对此进行追责,无疑是必要的。不过,值得追问的是,还有多少贫困户的认定,扶贫款项的发放呈现“灯下黑”的局面呢?

  来自中国审计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底,全国被审计的各县共剔除和清退不符合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0.18万人,重新识别补录贫困人口9.51万人。假贫困户显然不是个小数目。一些地方扶贫对象不精准,执行政策不严格不是小问题。一方面,不少扶贫资金被并不贫困的人鸠占鹊巢;另一方面,贫困家庭却收不到扶贫款。某些地方执行国家扶贫政策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令人痛心。对这样的“蝇贪”显然不可放纵。

  不仅扶贫资金被骗取、挪用,一些地方还存在乱戴贫困县帽子的情况。国务院扶贫办干部苏国霞曾表示,贫困县脱贫以后不愿摘帽,或者戴着贫困县的帽子炫富,这样的现象客观存在。某些地方一方面戴着贫困县帽子找国家要扶贫资金;另一方面又大兴土木,大秀富裕,申请小康县、百强县。政府如此“穷”、“富”通吃,实际上暴露出双重人格。

  在此,我想起一个笑话。说的是,湖南新邵县热烈庆祝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贫困县”为何“以耻为荣”呢?新邵县委书记伍备战曾一语道破天机:“为了争取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扶贫开发重点县,我们不图个人升迁,只想百姓实惠,特意压低了一些经济指标,并且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衔接协调工作,受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委屈。”据称,列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国家每年至少下拨5.6亿元资金用于扶贫开发。呵呵,钱多不咬手,只要在上级面前挤几滴鳄鱼眼泪,数亿元资金到手,什么豪华办公楼、三公消费根本不在话下,这样的事傻瓜才不干呢。这样想来,新邵县庆祝戴上“贫困帽子”,一些贫困县兴建豪华衙门不难理解。

  问题是,贫困县的帽子被伪贫困县戴上了,那些真正的贫困县又该作何感想?曾有报道说,记者采访一个贫困县的县长,问他们为啥没评上国家级贫困县?县长苦笑:“我们太穷了!”这到底是说贫困县没钱为争取贫困县帽子准备“事迹材料”,还是说当地没钱给掌管贫困县认定大权的相关部门官员送礼公关呢?如果是前者,只能说明相关部门太官僚;如果是后者,更是说明贫困县评选机制出现问题,国家的扶贫政策成了某些人权力寻租、弄虚作假的道具。“太穷的”县戴不上贫困县的帽子,民生嗷嗷待哺;戴着“贫困县”帽子的县却对外炫富。这岂不是对贫困县评选机制的讽刺?

  据介绍,国家扶贫办认定贫困县主要采用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入、农民人均收入三个指标,是一套比较有技术的、比较完整的指标体系。问题是,有技术的指标体系下,为何会出现贫困县炫富的咄咄怪事呢?莫非这些县申报贫困县时故意压低人均GDP、人均财政收入、农民人均收入,申报小康县、百强县还原了真实的经济信息?按照相关规定,骗吃低保者不仅要清退相关资金,面临问责处罚;如果情节比较严重,还可能构成诈骗罪。而某些地方骗戴贫困帽,扶贫资金被鸠占鹊巢,并不贫困的人成为扶贫对象,本该发给困难群众的危房补助和其他扶贫款项却进了有钱人的腰包,除了给予纪律处分外,对其依法追究刑责也是必要的。

  令人略感欣慰的是,一些徇私枉法者被查处,扶贫资金违规使用的问题已经被审计署曝光。针对某些地方戴着贫困县的帽子炫富的现象,国家扶贫办正在采取改革贫困县考核机制,建设扶贫县约束机制,逐步建立贫困县退出机制等三个方面的措施。但是这些机制何时正式开始实施,扶贫问责能否成为制度常态,能否杜绝富人被扶贫、穷人被“脱贫”、扶贫资金被骗取、贫困县炫富等怪现象,让有限的国家扶贫资金真正做到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这不仅考验着地方政府及其主政者的诚信与国家扶贫办的执行力,而且事关亿万民众的福祉,考验着国家的扶贫政策效率。

点击阅读 叶祝颐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吴秀娟]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