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教育锐评  » 黄彦文:“减负”是门技术活
黄彦文:“减负”是门技术活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8日 09:52 作者:黄彦文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减负”是个怪现象,至少在我看来很怪,怪在哪里?曰:“三怪。”其一,光打雷,下不了雨,减负始终停留在纸面上、文件里;其二,越减越负,家长帮忙做作业;其三,“剃头的担子一头热”,急坏了教育行政部门和社会热心人士,急不动老师和家长。为什么这样说?且听我慢慢道来。


  第一,减不动的尴尬。从可追溯的记录算起,中国教育“减负”至少有20年历史,完全减过了一代人的在校学习时间。虽然“减”的声势很大,但“负”的担子从未轻过。一方面如果重智育轻其它的现状不改,“负”就无法可减;另一方面“一考定终身”的学业水平检测模式不改变,艺术、综合、实践等任何学习都将变成学生“考学”的负担。从加重在学生身上的担子来看,有的是对课程知识的机械重复,有的是超越课标式的拔苗助长,有的甚至仅仅不让学生“虚度时光”而已。不论何种情况,都有点“以爱的名义”消磨青春的味道,施压的老师、家长们心里未曾感到内疚。

  第二,减不动的后遗症。以考试为手段,以文化科目为检测内容,以升学定等为目的,对学生进行升学选拨,对地方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进行绩效考核,对教师进行晋职、晋级考评,减不动的“负”还有后遗症。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风头来的时候教师虽然不公开布置作业,但通过家委会或班干部布置,原本统一发放的作业内容,现在变成家长不得不“守候”的任务,各自打印或抄写,或四处购买,加重了家庭负担。二是“屋檐下的麻雀——吓大了胆”。吓死了胆小的,吓壮了胆大的,“减负”成为日渐麻木的公众话题,沦为笑谈,有损政策权威性。三是“减”的目标不明确,大家各弹各的调。究竟哪些是“负”,哪些是应该保留的学业任务,大家心里没个“准谱”,一通乱“减”。减到最后,倒减成家长身心最沉重的负担。

  第三,减不动的“心负”。一是家校的忧患意识。课堂教学时间有限,一天下来教学内容安排得满满的,每位教师都想最大限度的利用课内时间,挤占课外时间去解决课堂遗留问题。对家长尤其是不懂教育的家长而言,则有“剧场效应”——别人的孩子都在拼命学习呐,你怎么能玩?!二传统观念的推波助澜。我们的民族崇尚“苦读”,“只要读不死,就往死里读”;我们从小接触的楷模就是“凿壁借光”“囊萤映雪”,虽然现在孩子少了,家长不会让你“头悬梁,椎刺骨”了,但决计不会放你出去溜达的。坐在桌前的时间越久,你就越是“好孩子”。

  现在“减负三十条”下来了,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除去政令因素外,我还想在技术层面对“减负”说道说道:

  首先,科学的考核体系要为学校正确的办学方向作保障。学校作为教育组织的一部分,要坚持正确的办学方面还得看上头的风向,至少我现在还没有见到过能摆脱行政管理与考核的学校。指标倾斜、经费拨付、奖励惩罚,都要科学公正,统一标尺。这样才能解除学校和教师的心理忧患,确保学校“减负”的积极主动性。

  其次,提高对课标的解读能力才能促进规范化教学。教师队伍里究竟有多少人能准确解读课程标准,我很怀疑。因为课标本身在操作的过程中,就有教师个性化的解读与运用,至少在我所在区域,很多教师根本就没有完整的知晓课标的内容,教学全凭经验使然。不懂课标,当然就无所谓“负”不“负”了,施压了而不自知。

  最后,“减”学生之“负”的前提一定是教师磨自己。“负”之所以形成,是因为教师把担子放到了学生肩上,而没有在该自己担起时担起。有效的学习内容,一定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是基于对学情的深入了解。它是课标、教材和学生之间最完美的契合。如果我们不能刻苦钻研教材和课标,不能准确掌握学生的学习状况,切中他们的知识“盲区”,激发他们最强烈的求知欲,那么这个“负”一定是减不了的。

  总之,“减负”不能全靠政令推动,更要在教育管理体系完善上下功夫,还要在教师教学的专业技术上勤钻研。
点击阅读 黄彦文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阳锡叶]
大家都喜欢看
许朝军:大学“家校群”完全可以有

湖南教育新闻网投稿通道全面整合到橘子洲论坛啦!

只要你玩过论坛,就会发稿!现在,发稿通道与橘子洲论坛全面整合。

关于中小学课后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

汉寿:朱家铺镇教育基金18万奖助师生

提高学校管理水平,提升教育教学质量。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