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教育锐评  » 韩玉印:教育局挤一挤“大班额”就没了?
韩玉印:教育局挤一挤“大班额”就没了?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11:33 作者:韩玉印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最近,湖南省新化县教育局整体搬迁至新化县农村公路局办公,这是该局8年之内第二次搬迁办公楼。此番新化县教育局再次搬迁,与县里持续上升的“大班额”现象密切相关:新化县教育局整体搬迁在外租房办公,把办公楼腾出来当作教室,以缓解当地的“大班额”现象。(07月09日海外网)

 
    饱受“大班额”之苦的人都深有体会,不仅教师上课要佩戴麦克风,面对令人感到眩晕的满眼的学生,只组织课堂一项就浪费了教师宝贵的上课堂时间,还有因此而增加的作业量更让教师不堪重负;最为关键的是在“大班额”上课,老师声音小了,学生听不到,有时候光线不好,黑板上的字也看不清,孩子上一天学根本就没有学到什么;逼仄的教室,人满为患的校园,不仅上厕所要排号,还没有可供所有学生同时进行课间操的操场,就连组织一次全校性的升旗仪式都难,不仅限制了学生的活动范围,对学生的身体健康极为不利,一旦发生火灾、地震等紧急情况,学生根本无法及时脱身,给学生的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另外,“大班额”不仅苦了孩子苦了老师,为了自己的孩子在学校有一席之地,还曾发生过“和公公结婚”这样的尬事,老百姓之无奈可见一斑。
 
    “大班额”是如何造成的,每年新增8000名适龄儿童哪儿来,都是“原住民”吗?肯定不是,是大量的随迁就读使得生源暴涨,是教育建设不能与城市发展同步造成的。当然,“大班额”的形成还与“知名学校”的“人气”有关,从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些“知名学校”中,“大班额”比比皆。
 
    笔者每次经过一所小学,看见逼仄的校园,低矮的教学楼与周围高耸的住宅楼相比,就会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为什么只见“学区房”涨价,不见新学校竣工和改造,难道学校只为商品房“站台”,开发商就不应该为学校建设添砖吗,这很不公。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时代,每一寸土地都在最大化的发挥着它的价值,但我们也不能只管攫取,不管居民孩子入学,开发商按营业税额的3%所缴纳的教育附加费,按营业税额的2%所缴纳的地方教育附加费哪儿去了,该不该专款专用?我们承诺过,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怎么好放下学校建设投资,一心只做楼房买卖了呢?
 
    怨天尤人当然解决不了“大班额”的问题,井里没水还需四方淘,但问题是新化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还在以每年近8000人的速度迅猛增长,教育局挤一挤只能是杯水车薪,解决“大班额”的问题还需要政府统筹解决,早作安排。
点击阅读 韩玉印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王振亚]
大家都喜欢看
郴州苏仙区: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

努力提高课堂效益,提升全区教学质量。

余民强:《新时代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的亮点

新准则的细化表述,为中小学教师划定了师德底线和红线。

为这样的“新时代好少年”打call

他,就是湖南省“新时代好少年”——熊达。

长沙市雨花实验小学:致敬新时代 争做好少年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