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教育锐评  » 谢建中:中小学“班主任危机”须引起重视
谢建中:中小学“班主任危机”须引起重视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9日 16:48 作者:谢建中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义务教育不仅要打下学生较为系统的知识基础,更要为学生的道德修养奠基。而班主任是培养学生在校期间良好道德行为习惯的第一责任人。半月谈记者近期在全国多地走访中小学时发现,“00后”一代孩子对德育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受限于物质收入与精神压力,老师们担任班主任的意愿普遍不高。对此,请谈谈你的看法。


  众所周知,中小学班主任不仅是一个班级的领路人,而且是一个班级的班务总理、总设计师和形象大使。因为一般来说,学校在安排班主任人选时,都是反复权衡而挑选的优秀教师,是教书育人的佼佼者。这样的班主任知识广博、思想超前、经验丰富,有较为成熟的教育思想和价值认知,有许多建设优秀班集体的想法和举措。有了这样的班主任,就一定能够带领班上学生在“德、智、体、美、劳”等各方面全面发展;有了这样的班务总理,就会正确处理好班上的一切事务;有了这样的总设计师,就会主动建构自己的班级文化并规划好班集体的发展前途。有什么样的班主任就会有什么样的班集体,凭一位班主任的言谈举止、气质风度就可以看出一个班集体的形象。

  然而,曾有人戏言,班主任绝对是我国最辛苦、最劳累、责任最重大的“主任”。事实上,这份“戏言”中的写实成分并不低。全国数百万中小学班主任,除了最基本的教学工作之外,还额外承担了太多太多的任务和责任,甚至很多时候呈现“无界化”和“无限化”趋势,难怪年轻教师现在都不愿意当班主任,造成了中小学班主任后继乏人的尴尬局面。究其原因:

  首先,中小学班主任要做的事情多而杂。因为学校几乎什么事都跟班主任有关,很多与教学无关的工作都得班主任来做,还有不少是突发事件,下班回家、周末,甚至夜里,都会接到家长电话。如果不接听或者不予理会,就会招致家长不满甚至因此产生矛盾。所以,除了家访、班级管理之外,班主任还有写不完的总结、填不完的表格……似乎班主任已被设定为“万能”,只能感叹分身乏术。

  其次,中小学班主任不仅很辛苦,而且工作时间长。一项统计表明,我国中小学教师人均日劳动时间为9.67小时,比其他岗位的一般职工多1.67小时。而班主任的老师一般都是学校的教学骨干,教学改革、课程改革他们都是主力,研讨、学习、做公开课几乎把管理班级以外的时间全部填满。很多时候,学校习惯把本需要班主任、任课教师、家长、社区等一起努力完成的教育责任压在班主任一个人身上,学校、家长有事总喜欢找班主任解决。调查显示,班主任平均每天用于班主任岗位(不包括教学工作)的时间为4.08个小时,按照八小时制算,超过了一半的工作时间。

  再次,中小学班主任不仅责任大,而且报酬低。随着对学生安全的重视,及现在网上曝光的极少数的班主任、教师一些所谓有违师德的事,结果“一棒子打死”。凡是学生犯的错,都是班主任的责任。在校内就算了,更可笑的,在校外学生犯错,也是班主任的责任。每天将班主任和学生24小时“绑”在一起。更可悲的是,虽事多、责任大,无奈班主任津贴却少的可怜。调查发现,初中、小学班主任津贴平均为351元、173.90元,分别占基本工资的15.11%、7.82%,总体水平偏低。数据显示,全国范围内班主任津贴的平均水平为244.57元,仅为教师基本工资的10.81%。

  还有,由于中小学班主任责任大,所以压力更大。一是由于学生的安全问题使班主任压力更大。学校的安全工作责任重如泰山,一所学校办得再好,教学质量再高,但如果安全方面出了问题,学校、家长、社会和媒体等都会不得安宁,所以,如今安全责任已经成为班主任工作的焦点,班上出了任何事故,班主任都逃不了干系,甚至一些学生在校外发生了事故,家长也会要求班主任承担责任。

  二是由于教师岗位的特殊性使班主任老师的生存压力更大。随着我国改革的不断深入,很多人由原来的“国家人”变成了现在的“单位人”,教师也不例外。对于中小学教师来说,“铁饭碗”没了,生存的压力就来了,特别是一些小学老师,这方面的压力就更大了。除了下岗的压力外,不断提升自己也是一个生存压力。目前我国每一位中小学教师都要接受继续教育,5年内要修满36个学分,每听10节课是一个学分。为了达到这个要求,很多教师不得不占用休息时间参加培训,这给本来就已经超负荷工作的教师,又添了一个负担。另外,班主任多是主课老师,自身还有较大的教学压力。

  三是由于现代学生的个性特点使班主任管理压力更大。现在的孩子受现代信息社会的影响,孩子们的个性更加张扬,而且大多是独生子女,由于父母的宠爱,他(她)们以自我为中心,与同学相处不好,班主任不能批评,不能惩罚,当然更不能开除。加上近几年来,特殊儿童越来越多,也都随班就读。大班额的工作已疲惫不堪,又不能放弃这样的孩子,而现在班主任的权威和地位完全不如以前了,所以,需要主动将自己的角色调整为孩子们的“大朋友”,才能适应复杂多变的班主任工作。

  四是由于家长的要求和社会的期望过高使班主任压力更大。一些老师反映,家长和社会往往把教育质量低、学生问题多都归罪于教师,尤其是班主任,班主任变成“背锅侠”。有老师说,现在的家长敢于表达,班主任生怕说错话触犯家长因而不敢发声,反而给自己找了麻烦。媒体报道的教师好像常常以负面形象示人。实际上,我们身边的好老师、好班主任比比皆是。只是,舆论环境如此,费力不讨好的班主任工作,能指望谁主动干呢?

  五是由于学校的升学率使班主任工作压力更大。现在学校里虽然都强调实施素质教育,但在升学考试制度和评价体系并未发生根本改变的前提下,谁放弃了应试教育,谁就坐在了生死存亡的风口浪尖上,有哪一个领导敢拿学校的发展和全校教职工的切身利益冒险?而要拼升学率,大家就都把时间抓得特紧,补课也就来了。其实,补课学校要担曝光的风险,教师得不到休息,真正愿意补课的学校和老师是少之又少。这些压力只能说是教师和学校所面临压力的冰山一角,而学校班主任和决策者面临的压力尤甚。例如,据杭州市教科所曾对市区30所学校近2000名教师进行过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结果表明,有76%的教师感到职业压力很大。其中毕业班的教师和班主任压力大于非毕业班和不当班主任的老师。在巨大压力之下,教师很容易产生“心理危机”,而其引发的后果,要比其他行业的人可怕得多。因为,在师生关系中,学生很可能成为这种“危机”的受害者。

  由此可知,由于班主任工作难以体现出应有的劳务价值,班主任工作对教师的吸引力不够,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只有少数任课教师自愿选择应聘班主任,而多数教师只是服从学校分配才做班主任工作。较少的班主任津贴,繁重的工作压力,降低了班主任工作的吸引力和积极性。班主任是中小学的重要岗位,班主任工作缺乏吸引力,教师对班主任工作“怨多爱少”,这对教育的负面影响将会很大。

  为此,笔者建议,一方面,综合考量工作量、岗位责任、工作难度等各方面,班主任应得到更多的回报,这不仅要提高班主任岗位津贴标准等物质回报,而且还要有更广阔的职业前景,如班主任应享受评优晋职优先等更多的职业尊荣。从媒体披露的调查数据看,班主任群体的期望津贴水平与目前相比高了一倍不止,这应该成为津贴标准制订的重要参考依据。

  另一方面,对于班主任责任的界定也应该更明确化,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如果长期让班主任们疲于奔命,也不利于他们提高教学质量和为孩子们提供必要的帮助。如果给班主任“减负”,即尽可能减轻班主任不必要的心理负担和工作压力。改变过去只以学生学习成绩的好坏、升学率的高低来评价班主任并且与各种福利待遇挂钩的做法,建立班主任发展性的评价机制。减少检查、评比次数,尽量做些对教育教学质量提高有益的事,取消无意义的检查。

  只有这样,班主任这一岗位才会具有充分的吸引力,能让更多的教师主动竞聘班主任这一岗位,对这一岗位更热爱,更有工作激情,更有职业幸福感。不能再让班主任这一重要岗位处于这种“累且不讨好”的困境,这不仅关乎班主任的权益,更关系每一个学生的权益,影响教育事业的发展。
点击阅读 谢建中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阳锡叶]
大家都喜欢看
【盘点】那些从名校退学的名人

中学教师和他的免费教育平台

目前在全国已有近14万名用户。

汽车职院思政教育新举措

进一步加强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

祁阳:长郡教育集团郡祁学校奠基开工

学校预计投资3亿元,占地面积约160亩,办学规模约6000人。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