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教育锐评  » 韩玉印:由"冰花"男孩想到孩子的上学路
韩玉印:由"冰花"男孩想到孩子的上学路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1日 11:20 作者:韩玉印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1月9日,云南昭通一名头顶风霜上学的孩子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有网友表示想给小男孩捐赠过冬物品,当地表示:"为了孩子身心健康,建议网友为昭通广大贫困孩子捐赠,而不仅只对孩子个人。"(01-09 中国新闻网)

 
    “冰花”男孩头发眉毛沾满冰霜,是徒步4.5公里走一个多小时结成的冰,两只小手红肿红肿的是写字做作业冻的,这种情况在上世界六七十年代比比皆是,没办法。现在孩子享福了,上下学除了家长接送,就是乘坐校车,头发眉毛再也不会沾满冰霜了,身上穿得暖了、家庭、教室里都有供暖设备,写字做作业再也不会将手冻得又红又肿了。很显然,“冰花”男孩,肯定是既没有校车可乘坐,又没有温暖的教室的那种,生活好像还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因此让人感到揪心。
 
    对广大贫困孩子捐赠,不仅体现了社会大家庭的温暖,更能解决像“冰花”男孩一样的贫困家庭孩子“冻眉之急”,“冻手之急”,比如给他们的教室里安装供暖设备,但不可能为他们解决因贫困导致的所有问题,比如徒步上学的问题,解决不了徒步上学的问题,“冰花”男孩就依然会“黑发染白霜”。于是,这就让我们想到了另一篇新闻,《无证司机醉驾超载黑校车,有家长希望司机早点出来》。家长希望司机早点出来干什么?当然是为他们接送孩子上下学。
 
    无证、醉驾、超载、黑校车哪一样都足够触目惊心,家长的安全意识哪去了,黑校车为何屡禁不止?
 
    白岩松在2011年11月19日央视《新闻周刊》关注“沉重的校车”节目实录中表示:甘肃的这起校车事故发生之后,很多人都在指责怎么能用这样的校车呢?怎么能一下子挤进去这么多人呢?但是指责是容易的,可现实却是残酷的。我的一位同事在云南拍到一辆敞篷超载的校车,但是犹豫了很久他也没好意思发微博,因为一旦发上去,孩子们恐怕连这样的校车就都没有了,离家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的孩子就只能回到徒步上学的状况中。这就是一种现实跟理想的纠结。
 
    乘坐黑校车不安全,孩子们徒步上下学就安全了吗,尤其那些距离学校远的孩子,甚至要徒步一两个小时,漫长的上下学路上又有多少未知的安全隐患在等着他们?
 
    困难家庭学生面对的困难不止是“冰花”的问题,还有上下学的问题,捐赠可以解决他们穿不暖的问题,“黑校车”的问题,乘坐“黑校车”而不得的问题,还需要政府有计划的解决,不可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更不可以坐等“拉兄弟一把”,甘肃校车事故那阵子,好像各地都将校车的事情纳入了“议事日程”,怎么到现在黑校车还屡禁不止,怎么到现在还有孩子徒步一个多小时上下学?
点击阅读 韩玉印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王振亚]
大家都喜欢看
别样的家访   浏阳持续推进教师幸福工程

努力让教师幸福教书,健康生活。

湖南省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招生手册

2015年度,空军在湘计划招收100名应届初中毕业生,长沙市周南中学和常德市一中作为我省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承办中学,将分别招收60名和40名。

邵阳双清区火车中心完小:法制进校园

12月7日双清区火车中心完小的留守儿童第一次聆听检察官讲课。

余民强:《新时代中小学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的亮点

新准则的细化表述,为中小学教师划定了师德底线和红线。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