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教育锐评  » 李 强:对“冰花男孩”励志过后还应有思考
李 强:对“冰花男孩”励志过后还应有思考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0日 15:56 作者:李 强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1月9日,一张男孩站在教室中头发眉毛结出“冰花”的照片走红。据悉,男孩是云南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学生,家距离学校4.5公里。当天是期末考试第一天,他在零下九度的气温中,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学校,脸蛋冻得通红,头发眉毛沾满冰霜。网友:这手看着心疼的想哭。(1月10日中国新闻网)

 
    在物质贫乏、条件落后的年代,对好多农村孩子老说谁没有“冰花”的经历?如今情况大不相同了,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农村孩子上学不该再“冰花”了。于是当“冰花男孩”进入我们的视线后很难不触景生情,联想到当年的艰辛上学路对“冰花男孩”来一番励志性寄语。
 
    然而除了励志,也还该有思考。起码包括:城镇化进程在加快,城乡差距在缩小,为什么农村孩子的上学路还是那么漫长?为什么城里孩子的上学路有公共交通工具、有大人的护送,而农村孩子的上学路却如此“寒酸”?为何城里学校的教室冬暖夏凉,而农村学校的教室冬天寒气袭人夏天热浪翻滚,取暖制冷设备为何迟迟到不了农村学校?爸爸妈妈不也照样在城里工作吗,为何农村孩子不能像城里孩子那样在城里悠哉乐哉上学?
 
    前不久云南首起因辍学而起的“官告民”官司给人带来观感的同时,也带来一些思考,比如为何政府赢了官司然而有的孩子就是不想上学,而究其原因,与上学的种种艰辛所带来的伤害有莫大关系。事实上,时至今日在我们看来的“冰花式”励志镜头,对偏远山区的农村孩子来说已经造成深深的伤害。我们常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处一个时代,孩子自然也会比较,一比较,自然也会比出伤害。而“冰花”“雨淋”“水浸”等等总是无解,甚至越积越深,注定有的孩子就会扛不住,产生厌学情绪。
 
    也许有人会说,我们曾经的上学路不也是在“冰花”“水浸”中走过来的吗?但要承认的是,在属于我们的那个上学时代,城市与农村的差距并不大,特别是农村孩子上学路状况普遍在一条线上,走很远的路,没人接送,起早摸黑,雪天全身雪,雨天全身水,这些基本都是“标配”。不过时至今日,城市和农村却是冰火两重天,即使同属于农村,有的“标配”早已不在,有的依然无法走出“标配”。问题是,即使是偏远山区的孩子,对于“冰花”“水浸”等“标配”也早已超出心理承受范围。
 
    对“冰花男孩”予以励志性寄语,这固然是值得倡导的社会表情。但励志过后是否就能收到“努力读书,改变命运”的效果,需要用时间来检验。怕只怕因为与这个时代不匹配的“标配”,影响孩子上学的选择。
 
    如何赶走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标配”,让偏远山区的孩子不再“冰花”“水浸”,对于“冰花男孩”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思考。
点击阅读 李 强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王振亚]
大家都喜欢看
平江:“乡土教育基金”强势来袭

现场,乡友认捐和各级人士支持的资金就达到1400余万元。

与“名校面对面” 做好升学规划

41所高校招生负责人、专家教授来到学校,与学生当面聊招生政策

长沙公示拟任首席名校长人选 17位校长、园长获殊荣

邓智刚、龙继红、刘维朝等首席名校长(园长)17名

南华大学师生争做新时代青年

为广大青年提供健康成长的指引。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