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85589595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 教育锐评  » 孙光友:不能让教师战战兢兢站讲台
孙光友:不能让教师战战兢兢站讲台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7日 10:05 作者:孙光友 来源:湖南教育新闻网

字号:TT

     前不久,发生在益阳沅江市的一起优秀学生刺杀优秀教师的悲剧再一次深深刺伤了广大教师的心。很多教师在自己的空间里发帖:“感谢我的学生,让我现在还活着。”读到这样的话,不知受众们会做何种感想,而我当即就陷在了一种深不见底的茫然里。

 
    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师居然成为了一种高危的职业?中国数千年的文化,“天地君亲师”不是一直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价值取向吗?尊师重教不是跟敬天法祖、孝亲顺长、忠君爱国一样,是社会伦理道德的准则吗?
 
    不说太远,就算我这一代人当学生的时候,教师在我们心中也拥有很高的权威。家长送读,总会恭恭敬敬地拜请老师:“一定要对孩子严加管教,如果不听话就只管打、只管骂,就当是自己的孩子。”想想看,现今的孩子,教师还敢打敢骂吗?哪怕只是说一句重话都要拿出相当的勇气啊。
 
    如果教师沦落到要感谢学生的不杀之恩了,教育还剩下多少尊严可言?如果教育连起码的尊严都没了,还能指望教育有多少作为?如果教育者对教育无能为力了,孩子们还有多少未来值得期待?国家的未来又将依靠谁来支撑?大家都在谈应试教育危机,其实教育最大的危机是:面对孩子,家长舍不得管,教师又不敢管,外人更不会管。
 
    网络上流行的一首诗《学或者不学》很能印证这一现象:“你学,或者不学知识/我就在讲台,心情不悲不喜/你听,或者不听讲课/我还在讲解,声音不高不低/你交,或者不交作业/我还在批改,速度不快不慢/你,心里没了师长/我,手里没了教鞭/和谐师生/彼此相安”。这至少代表了一部分教师的精神状态,如果我们的教师都被迫修炼到这种境界,进入一种自我保护模式,长此下去,教育会是个什么样子?这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吗?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不懂得这样一个极其浅显的道理。可为什么教师偏偏又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呢?我认为主要是三大原因:
 
    一是家长过分宠爱孩子,让教师总是处于弱者的位置。中国家庭,特别是独生子女家庭溺爱孩子,是一种社会现象。在教师和孩子这对关系中,家长总是毫无原则地袒护孩子,而各种政策、法规和制度,同样偏向保护孩子的权益。保护教师的条款不仅少见,也看不出有多少操作性,就连《教师法》都有让人遗忘的感觉。特别是不准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的各种规定,使教师基本失去了教育惩戒权,在学生面前也就丧失了作为教师仅剩的一点权威。
 
    二是大众过分苛求教师,让教师总是处于被审者的位置。社会一方面把教师狠狠地摔下了神坛,另一方面却又按“神”一样的标准去要求教师。要求教师像“神”一样无所不能。一旦学生走进了校园,学生的期待、家长的期待、国家的期待就都期待在教师身上了。无论学生是神童也罢,弱智也罢,教师都有责任保障他们学好、升学、就业、成龙成凤。一天到晚,学生的学习、卫生、纪律、纠纷、病痛、安全、吃喝拉撒,事无巨细,哪一样都要教师负责。要求教师像“神”一样不食人间烟火。在全民都在追求美好生活的新时代,“安贫乐教、无私奉献”仍然是教师的代名词。有个别教师稍有偏离师德的行为,整个教师队伍就被淹没在唾沫中。就连学生主动为老师撑伞这样温馨的画面,却也让教师背负了完全不该背负的骂名。当高尚成为一种最低要求的时候,教师就只能生活在指责声中。
 
    三是政府过分宽容“校闹”,让教师总是处于受害者的位置。政府处理校闹事件,几乎都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用钱来解决问题,很少坚持依法办事。现在地球人都明白了,不管有理无理,闹就是道理,闹得越大,收获越大。就连那些原本老老实实的老百姓遇到事情,也都会采取极端手段来达到目的。因此,在学生安全上稍有闪失,不管教师有责无责,家长总会闹得学校鸡飞狗跳。若是学生真的跳楼丧命了,哪怕跳的不是学校的楼,就因为跳楼者是学生,学校同样脱不了干系。而政府和相关部门对学校和教师的处理则会毫不留情,闹得越大的事情,处理得越迅速,越狠。
 
    一篇在网络上非常火爆的帖子《对不起,我只是个教师》,道出了无数教师的心声,同时也给了全社会一个深刻的警示:我们究竟该怎样看待和善待人民教师?
 
    《荀子?大略》中说:“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今天,让教师重新回到“天地君亲师”的神坛上去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但是,让教师战战兢兢站在讲台上也是绝对有违常理的。
 
    首先,要让教师站起来。那种让教师上级批评不敢吭声、家长辱骂不敢回嘴、学生顶撞不敢重言、大众指责不敢辩解的现象再也不能持续下去了。教师只有在得到全社会的尊重时,脚跟才能站得稳,腰杆才能直得起来。而且,对教师的尊重还应超出一般尊重的含义,因为教师毕竟是传道授业解惑者,是人类文明的播火者,是每一个人都离不开的人生引路者。古时候的皇帝都能够尊师以礼,可见教师身份的特殊之处。今天,全社会都应该好好反思,给教师一个正确的定位,让尊师重教成为全体社会成员的自觉行为。
 
    其次,要让教师富起来。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很大程度上源于经济地位,如果教师没有体面的收入,尊师重教就是一句瞎话。中国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还用“安贫乐教”这样的话语来忽悠教师,就是一种最大的无知。教师是社会中的精英群体,理应享受与之匹配的经济待遇。如果作为知识化身的教师都只能用“安贫”作为一生的追求,谁还会尊重知识、尊重人才?
 
    再次,要让教师强起来。教师之所以丧失了正常履行职责的能力,主要源于教师的教育权缺乏明确的法律保障。必须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对教师的教育权限进行清晰的界定,保证教师能够在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正常开展教育活动。教师在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开展正常的教育活动,不应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同时还应对侵犯教师教育权的行为进行清晰的界定,严厉打击扰乱教育教学秩序的各种违纪违法现象,切实保护好教师的合法权益。
点击阅读 孙光友 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王振亚]
大家都喜欢看
肖汉斌:切实降低农村学生辍学率

湖南教育新闻网2017年度优秀评论员及评论作品名单

2017年度优秀评论员及评论作品名单。

湖南教育新闻网投稿通道全面整合到橘子洲论坛啦!

只要你玩过论坛,就会发稿!现在,发稿通道与橘子洲论坛全面整合。

陈家沛:需要反省的不只是“吉吉良”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copyright 2010-2016 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教育厅主管,湖南教育报刊集团主办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版网证(湘)字017号 湘ICP备10000103号